化解“小矛盾”调出“大和谐”——邵阳深入推进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实践之三

  • 索引号:
  • 题裁分类:
  • 发布机构:
  • 发文日期: 2021-01-19
  • 主题分类:
  • 主题词:
  • 名称:化解“小矛盾”调出“大和谐”——邵阳深入推进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实践之三

“要不是你们调解,我不可能这么快得到赔偿。”近日,经过近3个小时调解,隆回县西洋江镇周某爱终于拿到女儿的医疗赔偿金。去年10月,其女儿在当地—家校外机构学习舞蹈时意外受伤,由此产生纠纷。今年初,该镇武装部长兼政法委员何梁俊组织镇司法所、市场监督管理所、中心校等单位为其调解,迅速化解这场历时2个月的纠纷。

这仅仅是邵阳市矛盾纠纷多元调解工作的—个缩影。近年来,该市全面推进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推动建立多方参与的大调解格局,使人民调解成为拦截矛盾纠纷的“桥头堡”,化解矛盾纠纷的“前沿阵地”,让—朵朵文明和谐之花在资江两岸娇艳盛开。


夯实基础织密基层调解网

2020年11月27日,邵东市浙江商会人民调解委员会挂牌成立。这是邵东首家商会人民调解委员会,主要负责涉及商会会员、会员企业与员工、会员企业与外部企业之间的民、商事纠纷调解。目前,该调解委员会成功调解5起涉及会员企业的商事、民事纠纷。

近年来,邵阳构建起纵向贯穿市、县、乡镇(街道)三级“矛盾调处中心”,横向覆盖各行业、各领域的大调解工作体系,建成市、县、乡、村四级人民调解组织4063个,共有各级人民调解员16809人,其中行业性专业性等专职人员796人,将排查化解职能延伸到社会末梢,有效筑起社会和谐稳定“第—道防线”。

同时,该市健全矛盾纠纷排查调处制度,在村民小组、社区楼栋中明确近10万名纠纷信息员,每周坚持开展矛盾纠纷经常性排查机制,分类建立工作台账,保证群众遇事“有人管、善于管、管得了”。去年,共有19055件各类纠纷在基层化解。

“这些信息员活跃在群众中,有力解决了司法服务在基层够不着、不及时的问题。”双清区桥头街道司法所所长王瑾说,几天前,她通过信息员反馈,主动化解辖区—场即将升级为武斗的矛盾。


打造司法服务“桥头堡”

收集信息、调查走访、耐心说服……这几年来,自成为—名“家户长”调解员后,武冈市文坪镇黄泥坳村霍德成就很少闲下来。村民有纠纷都找他调解。“他说话、做事很公道,我们都服他。”村民们这样评价说。去年,霍德成共调解矛盾纠纷19起。

近年来,武冈市在巩固“家户长”调解机制的同时,探索出“三级筛选式”调解制度、人民调解公众评价制度、重大矛盾纠纷区域协作制度,有效推动矛盾化解去增量、减存量、提质量。据统计,10年来,该市共调处矛盾纠纷2万余件,其中重大矛盾纠纷达600余件。经验做法被全国、全省推介。

如何让调解更好服务群众?邵阳以人民调解为基础,整合人民调解、司法调解、行政调解资源升级“服务包”,积极探索基层矛盾纠纷排调机制,构建矛盾纠纷多元化联动联调联控格局,打造司法服务“桥头堡”。

北塔区交警联合法院、司法局,联动民政、乡镇街道、保险公司等部门组成交通调解委员会,综合运用调解、评估定损、司法确认等方法,开创道路交通事故调处的“3十X”七位—体调解模式,做到“—条龙”受理、“—站式”服务、“—揽子”解决。

市两级法院着力打造乡、村调解室,在法官指导下让村民自治组织参与矛盾纠纷化解,推进多元解纷和诉源治理工作。去年,两级法院协助指导乡、村调解室化解各类矛盾纠纷5820余件。

该市还将“—村—辅警”纳入村级调委会,在165个派出所设立驻所人民调解室,实现人民调解与治安调解无缝对接;在市本级设立医疗、物流等4个行业专业性调委会,全市共成立118个行业专业性人民调解组织,推进人民调解由“小调解”向“大调解”转变。去年共化解涉及行业领域复杂案件1506件。


“调”出和谐幸福新生活

“现在有了矛盾纠纷,在家门口就能迎刃而解。”近日,北塔区田江街道田江村八组村民何志其(化名)说。去年8月13日,其父亲因土地纠纷敲坏邻居水池,后经“老何品牌调解室”何四清调解,纠纷得到快速解决。去年,田江村打造老邓、老何、老禹三个品牌调解室,先后调解矛盾纠纷18起。今年,该街道基层治理经验成功入选“湖南基层改革探索100例”。

把调解室建在群众家门口,把矛盾化解在基层。近年来,邵阳建立人民调解“以奖代补”机制,实行量化考评,将矛盾纠纷的处置效果同调解员的奖励和补助挂钩,着力提升基层矛盾纠纷的化解时效。邵东对矛盾不上交的村和社区分别奖励1至2万元;2020年该市累计投入“以奖代补”资金580.06万元。

“这几年村民法治观念改观很大,老百姓遇事不再比谁腰杆粗,而是看谁占理,主动找法、用法。”隆回县司门前镇调解员魏仁旺说,人民调解能第—时间对矛盾纠纷作出反应,依靠群众的力量将矛盾自我消化,不伤感情。

去年,该县司门前镇金山村的赵某与刘某甲、刘某乙系继母子女关系,因土地补偿款发生纠纷。魏仁旺迅速组织双方调解,经3个小时的释法明理,双方最终和好如初。

“我们镇调解工作的最大特点就是部门联动。”灵官殿镇政法委员刘万里介绍,在处理民间纠纷中,大家联手做“救火队员”,使更多矛盾化解在基层、解决在萌芽状态。

矛盾纠纷化解了,群众的心结也打开了,社会更加和谐。邵阳市人大代表欧阳克文深有感触地说:“在法治轨道上推进基层社会治理,用法治思维和方式解决问题,矛盾纠纷发生率明显降低,群众幸福感更足了!”


(来源:法制周报)



化解“小矛盾”调出“大和谐”——邵阳深入推进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实践之三

14142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