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mg src=""/>

湖南省举办《社区矫正法(二次审议稿)》征求意见座谈会

湖南司法厅 www.hnssft.gov.cn 时间:2019年11月06日 17:31 【字体:
  

11月5日,湖南省社区矫正管理局在长沙组织召开《社区矫正法(二次审议稿)》征求意见座谈会。各级社区矫正机构代表以及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相关部门负责人,部分专家学者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共三十余人参加座谈。与会人员对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布的《社区矫正法(二次审议稿)》相关内容进行了深入探讨,展开了热烈讨论,并结合我国国情和社区矫正工作实际提出了修改意见和建议。

会人员一致认为,我国社区矫正工作经过十多年的探索实践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政治效果和社会效果。然而,我国社区矫正立法进展滞后,影响了社区矫正工作科学有序发展。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新形势下,社区矫正法的制定实施对规范和加强具有中国特色的社区矫正工作必将产生深远影响和巨大的助力。本次公布的《社区矫正法(二次审议稿)》在章节结构、工作程序等方面比第一次审议稿有较大的改善。但是,部分内容与社区矫正实际工作不相适应,工作措施可操作性有待加强。

与会人员认为,《社区矫正法(二次审议稿)》具体监督管理措施过分注重考虑犯罪人的个人意愿,难以对犯罪人实施有效监管和改造,没有体现国家刑事处罚的惩戒和警示功能,社会公众可能对国家法律是否能够切实惩治违法犯罪行为产生质疑,严重损害国家公信力和法律权威。如“避免对其正常工作和生活造成不利影响”、“组织教育学习要充分考虑其工作和生活安排”、“组织公益劳动需考虑其个人意愿”等。

与会人员提出,有关机关和人员对我国社会治理现状和社区矫正监管安全形势缺乏准确认识和判断。目前,我国仍然是世界上适用死刑最多的国家之一,刑事案件多发,社会治安和维稳工作压力大,需进一步加强社会管理力度。特别是社区服刑的犯罪分子分布广、数量多,情况复杂,监管安全隐患多、压力大,而社区矫正机构、人员、装备、经费等保障不到位,需要更科学有效的监督管理手段。《社区矫正法(二次审议稿)》整体内容上重教育帮扶轻监督管理,工作措施不足,监管手段薄弱。如电子定位、实地查访、外出管理、组织教育学习和公益劳动等方面限制性条件太多,难以落实到位。

部分与会人员认为,部分条款内容缺乏可操作性。如“不得限制或者变相限制社区矫正对象的人身自由”,根据刑法规定,社区矫正对象未经批准只能在一定范围内活动,如何界定“限制或者变相限制人身自由”,组织其教育学习或者公益劳动是否属于限制人身自由?“社区矫正对象离开所居住市县或者迁居,有正当理由的应当批准;对于可能逃跑或者实施违反监督管理规定行为的,不予批准”,对“有正当理由和可能逃跑或者实施违反监督管理规定行为”如何把握,“市”所指范围是直辖市还是地级市或者县级市?“实地查访时,应当注意保护社区矫正对象身份信息和个人隐私”如何把握?组织教育学习和公益劳动与“充分考虑其工作和生活安排,考虑其个人意愿”如何取舍?人民法院对擅自脱逃或者下落不明的社区矫正对象撤销缓刑假释的,如何做到“应当听取社区矫正对象的意见”等等。

与会人员提出,立法内容对社区矫正对象帮扶力度很大,在职业技能培训、就业、就学、社会救助等方面,超出了社会普通群众待遇,是对守法公民的不公平,影响社会资源的公平分配,可能导致社区矫正预防犯罪功能的失败。如“招用符合条件的社区矫正对象的企业,按照规定享受国家优惠政策”,“社区矫正对象申请社会救助、参与社会保险、获得法律援助,社区矫正机构应当给予必要协助”等。

与会人员还建议设立社区矫正中止制度和犯罪记录封存制度。针对社区矫正对象擅自脱管脱逃,或者提请撤销缓刑假释以及对暂予监外执行罪犯提请收监执行等情形的,明确中止执行社区矫正程序和条件,确保刑事处罚有效执行。根据社区矫正对象所犯罪行和矫正期间表现,对部分主观恶意较小、罪行较轻,且矫正期间表现良好的,可以对其犯罪记录进行封存,可以避免部分社区矫正对象破罐子破摔的心理,增强其参与矫正的主动性和积极性,使其以全新姿态重新融入社会。

与会人员认为,需进一步加强社区矫正机构在人员配备、业务场所、工作经费、执法装备等方面的保障力度,提高工作人员的职业待遇。按照权责相对应的原则,明确和细化社区矫正工作的追责情形,避免模糊表述。与会人员还对部分文字表述内容提出了意见和修改意见。

与会人员建议,应当坚持科学立法、民主立法的原则,更多的深入中西部地区特别是农村地区开展调查研究,对《社区矫正法(二次审议稿)》做进一步修改完善,尽快出台。

(社区矫正管理处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