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父亲, 一位援疆民警的清明感悟

湖南司法厅 www.hnssft.gov.cn 时间:2019年04月10日 【字体:
  

  又是一年杏花开。 

  45日清晨,平素少雨的北疆,应景式地飘起了零星小雨。 

  白下有山皆绕郭,清明无客不思家。在这万里遥遥的北疆清明之晨,我又情不自禁地想起了父亲。 

  父亲离开我们已近15年整。 

  从我懂事开始,父亲的眼睛就很不好,走路都得摸索着。 

  父亲是上世纪50年代末的中师生,三年困难时期,为照顾奶奶回到了农村。后来,父亲本可恢复教书,因为3个孩子太小,眼睛又不好,他最终选择继续留乡种田。 

  儿时的我很顽皮。一次,我与一同学在学校打架,致两家冲突。同学的父亲冲到我家,要打母亲。劝阻中,父亲的眼睛挨了重重一拳,从此几近失明。 

  我的顽皮,让父亲失去了原本微弱的光明。 

  不久,分田到户。双抢时节,父亲经常在午间,冒着烈日,摸到别人家田里,帮着捆几堆稻草或扯一担秧。我们说他多事,他却说没有累死人的,只有懒死人的。 

  每每我家农事忙不赢时,队上甚至邻队的壮劳力们也总是无偿地帮我们。父亲的付出,赢得了乡邻的同情与尊敬。 

  小时候,家里很穷。青黄不接的季节,一家5口经常是靠红薯丝度日。父亲总以自己不饿为由,吃很少;3个孩子的学费,每到开学,父亲都得去学校求老师宽限一阵,真不知那么困难的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刚满6岁,父亲就带我下田劳动,做些除草、散家肥的小农活。2年后,我就能独立挣工分:打禾时搂禾把,我被大人们抢着要。9岁时,我被评为大队(现在的村)双抢模范。 

  我的学习,却总让父亲操心、头痛。我小时候贪玩,读书总不上心。考初中,我算术7.5分;考高中,差了近70分。为此,我没少挨父亲的责骂,最气的时候要将我绑在板凳上沉塘!我对父亲是又怕又恨。直到后来因学习、工作离开了家,我才体会到父亲的恨铁不成钢。 

  几经周折,我于1987年转学到岳阳读高中。为了不被打道回府,通过努力,我以年级第一的成绩留了下来。1989年高考,我考上中专,总算为辛勤劳作的父母争了一口硬气。 

  中专毕业后,我成为了一名警察。 

  每次回家,屁股还没坐热,父亲就安排我干挑粪之类的体力活:虽然你当了干部,但不能忘本!

  每次回家,父亲都要唠叨:你的工作不像种田,要求上进;执法要一碗水端平,老百姓最恨执法不公;对违法人员不要动辄打骂,他们也是人,犯了国家的法没犯你的法……

  在工作中,我一直严格执法,对违法人员公平管理、耐心教育。偶因气急而想动粗时,耳边总传来父亲的唠叨——我不能再因为不听话而让父亲受气! 

  20039月,父亲胃癌手术后,回乡下休养。由于工作忙,我很难回家一次。每次打电话回家,父亲都说身体好转,家里有母亲和弟弟、弟媳照顾,要我安心工作。 

  20048月的一天下午,接到父亲去世的消息时,我正当班。其实,当天早上妹妹给我打了电话:父亲病情恶化,已多日未进食。由于大队警力紧张,我没能及时赶回家。 

  母亲告诉我,父亲临走前让医生用最好的药,说要等大儿子回来。我知道,父亲是带着遗憾走的。但他决不会责怪我,我如他希望的,在好好工作。我亦无悔,我用辛勤的汗水,维护着一方平安,实践着父亲对我的谆谆教诲。 

  是父亲的朴实、严厉与勤劳影响了我,待人以宽、乐于助人、从不偷懒,他留给我宝贵财富终身受用。 

  此后每年的春节、清明乃至父亲的生日,我都会尽量赶回家,去坟上祭奠父亲,跟父亲念叨工作生活的点点滴滴,那座静静的坟茔,就像是父亲静静地听我倾诉。 

  去年9月,我接到赴疆工作一年的任务。临行前,我回到了100多公里外的老家。我独自去到了后山父亲的坟前作别,稍事清理了四周的杂草后,默默地在父亲的坟前坐了半晌,和父亲一起一支又一支地燃起香烟……

  今年的清明,我只能满怀思念地默默怀念着父亲。 

  8时许,北疆大地正睡眼朦胧。我走出备勤楼宿舍,零星小雨已停歇;院中那几株盛开的杏树,微风中飘落几片湿湿的花瓣,像极我怀念父亲而飘零的心。 

  来到驻地附近的旷野上,面朝家乡的方向,我点上3根香烟,默默地插进泥土,袅袅白烟随风飘散,寄托着我对父亲的无限怀念……

 

  文/ 援疆民警彭金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