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湖南报道:警心一片磁针石

湖南司法厅 www.hnssft.gov.cn 时间:2019年05月05日 【字体: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记者 徐亚平 通讯员 彭金辉 

  将年老体衰的老父老母托付给妻儿、兄弟姊妹,电话鼓励即将参加中高考或公务员考试的孩子,一不小心成了儿子“妈妈手机里的爸爸”……在湖南援疆警队中,这样的故事不胜枚举。 

  志存高远处处家。这些看似平凡的人和事,却让人体会到了民警们磁针石般的家国情怀。 

 

  万里奔丧祭老母 

  有时候,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今年1127时许,尚在睡梦中的向官兴接到妻子来电:“娘走了。”那一刻,他体味到了什么叫五雷轰顶。 

  来不及过多的悲痛,向官兴匆匆收拾行装,委托同舍战友代为办理请假手续后,即冒着纷飞大雪踏上了奔丧征途。一路汽车、飞机、火车轮番倒,经过近30个小时的苦旅,他终于见到了“熟睡”的母亲。 

  3年前,一向乐观豁达的母亲不慎摔伤,原本屋里屋外进出自由的老人家,从此坐上了轮椅。向官兴每个月都会回到乡下看望母亲,听她唠叨90多年的岁月。 

  去年9月,在接到援疆一年的任务后,向官兴最放心不下的就是93岁的老母。“官兴,是不是要出远门了?”老母亲像是有预感,“你放心去吧,你大哥大嫂服侍熨帖着呢。”当得知年过半百的儿子要去到万里之外的新疆时,老母亲敛住了笑容,叮嘱儿子在外面要吃饱穿暖、注意安全…… 

  没想到,这一别竟成永诀。从接到母亲去世的消息,到万里奔丧,整整5天半时间,向官兴都没有合眼,他用这种近乎“自虐”的方式表达着对老母亲的愧疚与怀念之情。 

  自古忠孝难两全。19999月,尚在军营的向官兴和战友们正在广东珠海集训,准备当年1220日进驻澳门;突然接到父亲去世的消息,却没法告假回家送老人最后一程。如今,又因援疆而错过了老母临终前的诀别。 

  后悔自己的选择吗?“军人、警察肩负着保家卫国的天职,我不曾后悔自己的每一次选择。”凝望着巍巍天山,向官兴如此平静而坚定,“只有对父母的愧疚和遗憾。” 

  3年前,一向乐观豁达的母亲不慎摔伤,原本屋里屋外进出自由的老人家,从此坐上了轮椅。向官兴每个月都会回到乡下看望母亲,听她唠叨90多年的岁月。 

  去年9月,在接到援疆一年的任务后,向官兴最放心不下的就是93岁的老母。“官兴,是不是要出远门了?”老母亲像是有预感,“你放心去吧,你大哥大嫂服侍熨帖着呢。”当得知年过半百的儿子要去到万里之外的新疆时,老母亲敛住了笑容,叮嘱儿子在外面要吃饱穿暖、注意安全…… 

  没想到,这一别竟成永诀。从接到母亲去世的消息,到万里奔丧,整整5天半时间,向官兴都没有合眼,他用这种近乎“自虐”的方式表达着对老母亲的愧疚与怀念之情。 

  自古忠孝难两全。19999月,尚在军营的向官兴和战友们正在广东珠海集训,准备当年1220日进驻澳门;突然接到父亲去世的消息,却没法告假回家送老人最后一程。如今,又因援疆而错过了老母临终前的诀别。 

  后悔自己的选择吗?“军人、警察肩负着保家卫国的天职,我不曾后悔自己的每一次选择。”凝望着巍巍天山,向官兴如此平静而坚定,“只有对父母的愧疚和遗憾。” 

     

  “一双儿女是我最美的牵挂” 

  对于民警李科来说,每天紧张繁忙的工作后,最开心的时刻就是20时左右后跟14岁的女儿和2岁半的儿子视频通话。 

  儿子是个“小怪物”。自从李科去年9月底到新疆后,每当有人问孩子“爸爸去哪了”,孩子都会用稚嫩的声音回答说“我爸爸在妈妈的手机里”。 

  “爸爸,你看这是奥特曼的故事书,我给你讲故事。”每次视频一接通,儿子会开心地挥舞着小人书,或者戴上李科的警帽,举起稚嫩的小手敬礼。 

  儿子顽皮而神气的样子,总让李科在开心一笑后背过脸去迅速擦掉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泪水中满含幸福和思念。 

  女儿念初二了。李科在家时,每天的作业都是他辅导;如今,只能隔着小小的屏幕远程遥控。 

  李科说,他不敢问女儿想不想自己,怕触动孩子心底那根脆弱的弦。“爸爸,等您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是毕业班的学生了。”孩子冷不丁的这句话,分明是在回答李科没有问出口的那句话,真是知父莫若女。 

  “一双儿女是我最美的牵挂。”李科说,他来新疆后,在电视台工作的妻子忙了工作又忙着带孩子,他最感激妻子任劳任怨、从不言苦的付出。 

  有时,李科真怀疑自己来新疆对家人是不是太过忍心?但他心里明白,为了边疆的长治久安而付出,是警察的职责和荣光,再苦再累也值! 

 

  “但愿儿子能如愿以偿” 

  “今天儿子在长沙参加公务员招录考试笔试,可惜我在新疆不能陪他赴考。”420日一早,民警刘建国不无遗憾地说。 

  刘建国的儿子今年7月将大学毕业,报名参加了2019年度湖南省公务员招录考试。 

  儿子考什么职位好呢?今年春节一过,老刘就操起了心。319日报名开始后,每天下班后第一件事,就是到同事电脑上查询每个职位的报名统计情况。 

  “我儿子个子高,身体健壮,考警察蛮适合。”老刘说。那几天,他每天都跟儿子保持电话联系,生怕孩子自作主张地报了职位。直到报名截止的前一天,老刘才和儿子一起选报了离家较近的一所监狱民警职位。 

  报名后,老刘又让孩子找了一家培训机构,参加考前培训。万里之外的老刘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儿子,希望他能好好复习准备,又担心孩子太认真累坏了身体。怕给儿子压力的他,轻易不敢给孩子打电话。 

  4月初的一个深夜,作为省作家协会会员的老刘,写下了一首《思儿竞翼》:“月照峰峦雾笼洼,关山万重信难达/平明夙起刻竹简,夜晚悬梁挑灯花/春季播厥秋秎获,寒添被袄热穿纱/求知路上翩鸿翼,志存高远处处家。”在心里默默为儿子加油。 

  “但愿儿子能考出好成绩如愿以偿,也算是子承父业。”老刘说,等到67月份,北疆最美的时候,要妻子带着儿子一起来这边,开启一段美妙的异域之旅。 

  “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身披藏青蓝、头顶国徽的民警们,深知自己肩负的家国重任。他们没有豪言壮语,将对亲人的思念、愧疚之情深藏心底,默默践行着从警时许下的“以身许国”铮铮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