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发希望的光芒 访实施离监探亲两个月后的赤山监狱

湖南司法厅 www.hnssft.gov.cn 时间:2018年06月14日 【字体:
  

  今年清明时节,赤山监狱首次实施离监探亲,本报曾跟踪采访离监探亲的3名服刑人员并刊发重磅报道 《“法治关怀”呵护72小时离监探亲路》,激发广泛关注。如今,两个多月过去了,记者再次来到赤山监狱采访,感受到离监探亲措施在服刑人员中所激发的希望光芒。

  对未来充满信心

  二监区的张自立(化名)被监管人员叫到监区办公室时,比两个多月前气色更好了。尽管已经不是头一次看到记者,他还是有些紧张,经一旁的监管人员同意,记者示意张自立坐下。

  记者开门见山:“清明回家见了家人,感觉你精神更爽了。”

  “回了趟家,我最大的感受是娘老了。还有父亲,我入狱时他50岁,现在66岁了,腰弯了,背驼了。看着父母老了很多,我很心痛。我现在懂了,有一种痛叫心痛。”谈到父母,张自立面露愧疚之色。

  “离监探亲之后这两个多月,我最大的改变是对自己的未来更有信心。入狱16年,我曾无数次想象外面的世界,但没有什么目标,感觉是在空想。离监探亲让我接近了现实,有了生活的目标。我的第一个目标是争取早点出去,第二个是出去后好好孝顺父母,同时做些有意义的事来弥补这些年的遗憾。”

  不善言辞的张自立在尽力表达,话语中透漏着沉稳:“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安安心心改造。”

  看到四监区的姚自新(化名),记者差点没认出来。满脸的络腮胡,但眉宇间透出的微笑,看得出是发自内心的。

  “我以前不怎么跟人交往和交流,现在我跟大家有说有笑的,跟大家聊起来也更有话题了。”姚自新一见记者便娓娓而谈,他还告诉记者,以前从来不打乒乓球,不进行任何体育锻炼,现在他喜欢上了。

  “我现在过得很轻松,看什么事都能往好的方面去想。以前妻子和父亲常写信鼓励我,但我心里还是感觉有点虚,回家跟家人接触、交流后,心里踏实多了。看到儿子跟我很亲近,我没有压力了,每天只想做好自己的事。”

  离监探亲对姚自新来说,最大的意义就是兑现了“儿子9岁时爸爸就会回家”的承诺。“以前和家里打电话的时候,儿子只会叫一声‘爸爸’就没话说了,现在我们通电话时话多了,儿子会跟我讲学校发生的事,还跟我讲他成绩进步了。儿子是我的动力,是我的期盼。我要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回到家,早日享受天伦之乐。”

  “我现在想起回家那几天的情景,感觉还像昨天刚发生的一样清晰。”说到兴奋处,姚自新便沉浸在回味当中。

  记者上次采访姚自新时发现,姚自新从离开监狱到进家门之前,几乎没有说话,几乎没有笑容。这次接受采访,他一直笑着。这让记者非常意外,也备感欣喜。

  十监区的阮自正(化名)依然话语不多。6月11日中午接受记者采访时略露腼腆:“离监探亲后我想回家的欲望更强了。父母老了,母亲身体也不好,我想尽快回家承担起家庭的责任。”

  让内心充满正能量

  清明节的离监探亲,在赤山监狱引发了“蝴蝶效应”。

  张自立再次回到监狱后,很多人围着他问长问短,问他的探亲感受,咨询他怎么申请离监探亲,流程如何。

  黄小杰(化名)曾是名牌大学毕业,然后在知名企业工作,自认为有“风光”的过去。去年初入狱以来一直不安心改造。张自立探亲回来后多次找黄小杰谈心,以过来人的身份跟他分析 :“我们为什么到这里来?要怎么度过监狱生活?你的表现会影响到刑期。”从多方面劝导黄小杰。

  采访的间隙,记者不经意间“赞许” 黄小杰曾经的“辉煌”。?

  黄小杰一下打开了话闸:“我以前没有身份意识,来到监狱就有抵触情绪,最近这段时间好多了,多亏了张自立的劝导。我学历比他高,但他身上的正能量比我多,他从来不发牢骚,不抱怨。我要多向他学习,要在内心装满正能量。我要好好改造,争取减刑,争取离监探亲。”

  陪同采访的包教警察告诉记者,黄小杰所说不虚。从5月份开始,黄小杰经常组织“同改们”一起学习英语、法律等知识,和大家相处和谐了很多。

  55岁的东北人王俊(化名)因贩毒被判死缓,近期申请减刑已接到裁定。王俊很渴望自己有机会能享受到像离监探亲这样的好政策。“现在人性化的制度越来越多了,感觉有奔头了,说不定哪天我这种外省的服刑人员也能离监探亲或者视频探监,我要随时准备好,不能犯规。”

  让罪犯生活在希望中

  包教警察向炫麾和服刑人员接触比较多:“离监探亲的条件很严,扣分多、改造不积极的一票否决。很多人为了有机会离监探亲,时刻都会小心,不想违规。”

  “以前会有消极怠工或拒绝做工的服刑人员,现在没有了。以前是要求他们遵守监狱的规矩和纪律,现在是他们自觉遵守。”教导员陈亮辉告诉记者,从罪犯的“心情周记本”上可以看出,很多罪犯都想创造条件,希望下次自己有机会回家探亲。

  “中国人很重视亲情,离监探亲很好地将亲情的作用发挥,引导服刑人员服从监狱管理,积极改造自己。同时,让服刑人员提前看到家庭的变化和社会的发展,对他们以后融入社会起到很好的铺垫作用。”陈亮辉认为,以前监狱“管得住、跑不掉、死不了”就行了,现在是要“把不合格产品进行改造,向社会输送合格产品”的时代,离监探亲很符合“治本安全观”的理念。

  监狱长刘斌对离监探亲更有高屋建瓴的看法。他说:“加大行政奖励力度,让罪犯生活在希望之中很有必要。今后,监狱将以此为契机,完善离监探亲机制,充分利用罪犯希望回家的愿望做好引导,激励罪犯好好改造。”

  刘斌告诉记者,清明节离监探亲后,监狱组织了大型的宣传教育大会,分别让离监代表和没离监的代表发了言。几个代表言之凿凿的承诺和保证,明显让人感到,那是发自肺腑的洗心革面。

  

(来源:法制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