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桥经验在湖南】界址纠纷扑朔迷离 调解处理一波三折

湖南司法厅 www.hnssft.gov.cn 时间:2018年11月09日 【字体:
  

  时间追溯到2017年底的一天,我接到三和村村支书打来的电话,说村里修路遇到麻烦,严重影响了工程进度,请求司法所帮忙解决。我从电话中了解到,三和村村支两委积极组织村民修建村组公路,计划修通到组、到农户,并拉通村外直通桑龙公路主道。村民们正热情高涨,干得热火朝天,现在只有停工。接完电话我心里沉甸甸的,觉得事情非同小可,纠纷必须得解决,而且要及时解决。

  12月27日,我匆匆吃过早餐便与驻村干部赶往纠纷现场,行走在层峦叠嶂的山岗上,寒风飕飕,凛冽刺骨。

  到达现场发现,一条已经挖通了的机耕道中间,有十多根近几年才栽种的杉树儿,旁边有一台挖土机。附近站着四五个村妇,看见我们来了,窃窃私语“人家不同意的,(村干部)硬要从这里过,老百姓要求从对门过,(村干部)不同意”。

  我看都是该村群众,便问道:“这个纠纷是怎么回事?”

  她们摇头不语。

  我再次向她们询问情况,她们互使眼色,依旧问而不答。

  我知道她们聚在一起,谁都不会吐露情况。我就往她们讲的“从对门通路”的地方走去。走到坎下20多米远,看见一位老人在屋边,便与他拉家常,聊收成,老人兴趣很浓,侃侃而谈。我话锋一转,问他村里修路的那个纠纷是怎么回事?他却三缄其口。再问,只推说不知道。我心里暗自揣摩,看来这起纠纷确实是有难度,周围群众竟都不愿提起。

  我一圈走完,再次来到现场,路边又多了一些人。我估计着纠纷双方应该也在其中。

  我走进路旁一户人家,与家中一老人聊起来,多番打听,终于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纠纷双方原是亲兄弟,一方叫王某书,妻钟某;另一方叫王某康,妻高某。双方都已60多岁,两家人为屋边的界址扯皮几十年。这条路原来修通了毛路,后来两家人发生矛盾、吵架,钟某把路拦了,栽上许多杉树,从此路不通了。高某修新屋时,几十万元的材料拉不过去,只好改用马驮,由此两家人积怨进一步加深。

  此时,派出所干警也来了,刘教导员找钟某了解情况,钟某夫妻高嚷着:“这是家庭纠纷,你们管不了。”刘教导员好不容易将钟某夫妻叫到一边,从钟某气愤地话语中了解到,她家一块责任地在高某屋角,至今30多年了无法耕种,栽树也被她毁了多次……

  时间过去良久,钟某始终情绪激动。在一旁等待的挖土机师傅刚准备启动挖土机,钟某就迅速跑来一下坐在了挖土机铲子上,大喊大叫“今天哪个也不能挖!”“地是我的,树是我栽的,哪个敢毁?毁树就是要我的命!”干警们在一旁看着,无可奈何。

  做思想工作是司法人的优势。我上前试着与钟某交流,从她家的树开始说起,慢慢地打开了僵局。2个多小时后,钟某终于同意修路,但提出了苛刻条件。

  于是,我一次、两次……N次与双方沟通,经过反复劝说,讲道理,说情义,两家人最终达成了协议。我们一起到屋前丈量土地界址,双方牵绳索围绕一根拇指大的樟树,钟某要从树里面牵,高某要从树外面牵,互不相让。

  下午4点多,土地界址丈量完毕,我提议到政府写调解协议。刚开始我们一起走,后来我为了拟好草稿便先走一步,当我完成草稿,两家人却一等不来,二等不来。饥肠辘辘的我心想,不来就算了。但转念一想,调解纠纷是我们司法人的本职工作,更是我们肩上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马上原路返回现场,原来双方为一点争议反悔了。面对这样几乎前功尽弃的局面,我气极了,但还是忍着,一遍遍地开导劝说做疏导工作。

  如此三五次下来,时钟已经指向19点,暮色完全降临,冬日的寒风正呼呼地刮。我再次带着两家人到办公室签协议,双方走在街上却迟迟不肯进政府大门。我气不打一处来,真是心力交瘁,不由地心灰意冷,只想去找东西吃,不想再管这件事。但看着灯火通明的政府办公楼,心浮气躁的我再次平静下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我强忍着种种心酸、委屈,回头来到街上继续耐心地劝导他们。

  原来他们都有顾虑,都还没有与子女沟通。由此我们又折腾了1个多小时。

  最终,双方当事人在协议书上签下名字,该起界址纠纷历经千辛万苦圆满解决了。

  晚上,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倒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回味着白天的劳作,疲劳、饥饿、寒冷被心中的喜悦冲淡。现在回想起这起纠纷的成功化解,心里不免有一丝成就感,这不仅加深了群众对我们司法所的了解和信任,又要求我们做调解工作必须要有耐心、有责任感,才能成功化解矛盾。我们只有做好本职工作,解决群众实际问题,想群众之所想,解群众之所围,帮群众之所困,才能切实维护社会和谐稳定。

 

 (作者系张家界市桑植县司法局桥自弯司法所 黄天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