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司法行政“双先”】老将胡世贵:在“蛮荒”中秣马厉兵

湖南司法厅 www.hnssft.gov.cn 时间:2016年12月19日 【字体:
  

  

  湘西自治州强制隔离戒毒所所长胡世贵在办公。

  他是发改委工作人员眼里“惹不起的胡所”,是老百姓口中“我们的七哥”,他从人迹罕至的“蛮荒”走来,走过杂草丛生的大院,整顿军心涣散的队伍。5年时间,他把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强戒所,打造成全省司法行政系统的“先进单位”和“优秀强戒所”,他就是“老将”胡世贵。

  晌午的阳光照在窗台上,他坐在办公桌前,简陋的桌上放着一尊毛主席铜像,旁边一盆吊兰,一盆不死草,窗外有棵繁茂的香樟树,远处是建设中的湘西。5年前,同样在这里,年近花甲的他临危受命,力挽狂澜,带领着警察职工在湖南司法行政工作一张张荣誉榜单上写下——湘西自治州强制隔离戒毒所。

  钢铁意志:“蛮荒”中崛起湘西所

  2012年,胡世贵来到湘西强戒所的前身——湘西劳教所,大院里杂草丛生,场所凌乱不堪。办公楼上有蛛网,下满灰尘,楼道布满青苔,有的厕所早已荒废。部分群众冷眼旁观,甚至嗤之以鼻,“一个烂摊子,看你咋办!”。面对“队伍涣散、纪律松弛、管理混乱”的艰难局面,他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低谷。

  “我当时考虑的不是发展,而是如何才能把大家叫到一起开会。”原来,干警们听说劳教所要撤了,上班早已心不在焉,迟到早退现象很严重。为了深入了解干警和学员的情况,胡世贵把床搬进了办公室,陪干警值班,逐个找学员聊天,一住就是55天。

  经费困难,他四处求援,为了湘西所的长远发展,他数十次往返国家发改委,历经了迂回曲折的审批过程。2016年初,发改委终于按照2000人的收治规模,核准了湘西所基础建设项目,并纳入“十三五规划”。因为执着,他也成了发改委工作人员眼里“惹不起的胡所”。

  “他们的心‘荒废’太久了,拍桌子不行,吹胡子瞪眼也不行,虽然我59岁了,但为了所里的建设,我必须以身作则,带头转变作风。”百废待兴,他迎难而上,抓教育整顿、抓班子、提升士气、稳定军心、拟定制度、夯实基础,连续3个月的集中教育整顿,“湘西强戒所”也逐渐从零收治到满负荷的运转中,浴火重生。

  勇于变革:创新举措“换新颜”

  2013年1月,湘西所刚刚通过省戒毒局整顿验收。一次党委会议上,有人提出扩容收治戒毒人员的意见。当时,在场大部分党委成员并不看好,认为难度大、风险高,不如保守收治。胡世贵却有不同的看法,他说:“只有对吸毒人员做到应收尽收,才能最大程度减少社会不稳定因素,劳教所必须扩容收治。”会后,他顶住重重阻力,耐心做好班子和群众们的思想工作,最后终于达成一致意见。

  一年下来,场所由原来的无一名强戒人员发展到满员收治,而这次决策性的会议,也成为湘西所规范管理,士气提升的转折点。

  由于戒毒对象多为土家族、苗族人员,且文化程度普遍不高,为了激励戒毒人员的积极性,胡世贵带领大家编写深富民族特色的教学资料和《戒毒歌谣》,开展“三棒鼓”“摆手舞”“道德讲堂”活动,以此促使学员安心戒毒。一年后,场所内违纪违规率下降了84%。

  “现在很积极,胡所来之前,我从来不管别人的事,下班了就回家,他来后,我才想做点什么。” 所内员工小刘,被问到现在的工作状态时,不假思索的回答。

  “事业发展,关键在人”,胡世贵说。他严批评、重教育,强化警务督察,对弄虚作假毫不手软。几年来,民警职工慵懒、散漫、奢靡的不正风气得到遏制,队伍精、气、神明显提升,无一人受到上级党纪政纪处理,并涌现出州省、州专项工作先进个人41人。

  慈父情怀:“胡所,我的父亲!”

  半年前,家住岳阳湘阴的毛玉来到湘西所挂职。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他一直很忐忑,担心无法融入这个新集体。白天,所里的同事一阵寒暄过后,晚上,毛玉一个人回到简陋的出租屋内,这时门铃响了。

  “胡所,您怎么来了!请坐。”看到门外站着所长胡世贵,毛玉有点不知所措,扯了块抹布擦拭身边的板凳。

  胡世贵在客厅上下打量一番后,走进厨房,查看窗户排气扇是否通风,接着弯下身,点燃灶台,弓着身子观察灶台上冒出的火苗,再走到卫生间,确定热水器有热水,最后回到客厅,打开电视机,由于电视机的机顶盒暂未开通,荧幕上并没有跳出一个频道。

  “电视机坏了?”胡世贵问。

  “没事,胡所,那都是小事!您坐。”

  胡世贵依然没坐,顺手拿起茶几上的空调遥控器,空调开始送风,他盯着送风口,伸出手去,查看空调能否正常使用。

  ……

  “他走到屋外开始打电话,我听到他跟别人说,电视机是坏的,快点找个师傅过来修一下,毛玉同志一个人来到湘西,我们要让他感觉跟家里一样……”毛玉回忆道,“他就跟我父亲一样,甚至我父亲都不会做得这么细致。”

  湘西所底子薄、警察职工队伍结构不合理,给场所发展带来了巨大压力,他以所为家,关心下属就如同关心自己的亲人。

  住院期间仍牵挂工作:“我那个班子还没搭好。”

  当“优秀单位”“先进集体”等多项殊荣接踵而至时,他却说,“事情都是同志们做的,我没做什么。”没做什么,他却忙得没时间住院。多年心力操劳,让他患有很严重的肝病,2013年,医生建议他动手术,他说:“我实在是没时间,我那个班子还没搭好,医生,您帮我开点药。”

  2014年,有一天半夜,他痛得满头大汗,第二天对主治医生说,“我确实没时间,忙完这阵,我就回来做手术,先给我点药吃。”2016年,胡世贵的体检表显示30多项指标超标,医生说,再不动手术就会引发癌变。他这才答应去医院,而这时,他已不能马上手术,必须消炎十天。

  即使住院期间,胡世贵也不忘工作。他跟食堂负责人打电话,“今天的大米是不是买的2元/斤那种,不要买1.9元/斤那种,有学员认为口感不好”;他向组织汇报工作,“我那个班子还没搭好……”这都是胡世贵在医院经常挂在嘴边的话。

  勤勉敬业,勇于担当,他用5年时间,让一座接近荒废的强戒所,在蛮荒中崛起,屹立不倒。他本可以在家尽享天伦,含饴弄孙,却老当益壮,穷且益坚。他让我们感受到一个湖南司法行政人的风骨,一个站在逆境风雪中的司法行政人该有怎样的斗志,又该有怎样的情怀。

  他用顽强的意志,书写了“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豪情,十年后,他年近古稀,我相信,到那时,他也依然是:“若有需,召必回!”

(来源: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