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司法行政“双先”】刘双富:愿用一生守护“她”

湖南司法厅 www.hnssft.gov.cn 时间:2017年01月05日 【字体:
  

  

  刘双富在认真研究工作。

  眼前的刘双富皮肤黝黑,言语不多。人多的时候,除非与他的工作相关,否则他可以沉默到让人忽略他的存在。

  这样不善言语的刘双富从事基层司法行政工作17年,任职湖南邵阳市北塔区司法局茶元头乡司法所长13年。17年来,他先后解决各类疑难问题135件,平息各类上访17起,共办理各类法律援助案件80余件,接待村民来电来访3000余人次,使100多人从“绝望”中看到“曙光”。因成绩突出,他所在的司法所被省司法厅评为全省专项维稳活动先进集体。他本人先后被邵阳市人民政府记三等功,被湖南省司法厅评为全省人民调解工作先进个人,被司法部评为“全国模范司法所长”,2016年,被评为湖南省优秀共产党员。

  许我信任,还汝赤诚

  早在二十几年前,刘双富还是当地乡政府秘书时,村上一青年在外地务工时不幸遇难。六神无主的家人情急之下找到刘双富,想请刘双富陪同前去处理赔偿事宜。由于缺乏法律知识,事件处理很不顺利,结果也并不圆满。遇难者一家人的悲切深深刺痛了刘双富的心。“我如果多懂一点法律,多为乡亲争取一些合情合法的赔偿,对人家心里也是一个安慰啊。”

  这份愧疚和遗憾,刘双富一直未曾释怀。学法、懂法、守法实在太重要了。这是彼时的刘双富从中得到的认识。这件事也让他决定要为维护和捍卫老百姓合法利益的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立志把用法律为乡亲们排忧解难当作自己一辈子的事业和孜孜追求。

  他刻苦学习业务。订阅有关报刊杂志,自费购买100余册司法书籍,先后10余次自费赴广东和江浙等地和本市基层司法先进单位取经,还经常与法律专家一道探讨司法调解案例,积极参加省市各种司法行政工作业务培训,很快由一名“门外汉”成长为一名“法律专家”。

  2012年7月,新利村村民刘某在山东青岛上班途中因车祸身亡。刘双富北上青岛,为死者家属促成了42万元的赔偿协定,家属拿出5000元钱相谢,被刘双富果断谢绝。

  马家村刑满释放人员蔡某想办个小超市,缺少资金,他主动帮助4000元,使蔡某得以安居乐业;刘黑村一刘姓村民患白血病,他闻讯捐款200元。他一年为来访特困村民和帮教对象捐款支助好几千元,为村民做的大大小小的好事无从统计,自己却从不求回报。

  多年的调解工作中,刘双富严格做到自己定下的“三不”原则:调解不收当事人一分钱;出差不报当事人一分费用;下乡不吃当事人一餐饭。陪同村民赴外地处理案件时,他打地铺、吃盒饭,生怕增加他人经济负担,对方若过意不去,他总能想出恰到好处的理由来劝服。

  为做好安置帮教工作,他经常性地开展走访谈心活动,对辖区内刑释解教人员的家庭状况、思想动态和学习情况了如指掌;发现情绪不太稳定的刑释解教人员,及时开展心理疏导,打消他们对社会的敌视和仇视心理,鼓励他们积极融入社会。17年来,该乡共接收社区矫正服刑人员30余名和刑释解教人员20余名,他先后与他们交心谈心200余人次,帮助5名刑释解教特困人员解决了就业和低保问题 ,已顺利解除矫正服刑人员20余名。刑释解教和矫正服刑人员无一例重新犯罪。

  吃百家奶,谋百家福

  2009年7月8日22时,刘双富从白田村调解一件民事纠纷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刚想回家,突然接到电话:茶元头乡卫生院发生一起医患纠纷事故。刘双富又马不停蹄赶到茶元头乡卫生院,做了大量耐心、细致、艰苦的调解工作,最终促使双方达成了赔偿协议,消除了一触即发的医患矛盾。

  基层司法所工作就是这样无定时,但刘双富哪里需要就出现在哪里。17年来,他累计加班达1000余个工作日,从未领过一天加班费。

  莫爱华是茶元头派出所的民警,与刘双富相识数年,他为刘双富的精神感动的同时也好奇刘双富不计回报地一心为民的源动力是什么。背后的原因让莫爱华忍不住动容。

  上世纪60年代,刘双富出生在茶元头乡一个贫困的家庭。由于没有足够的奶水喝,刘双富靠吃邻舍姑姨婆婶的奶水才活下来。从小母亲告诉刘双富,你是喝百家奶长大的孩子,你要一辈子记得你的根在茶元,无论走到哪里都不能丢家乡人的脸,多想着为家乡做贡献。几十年如一日,刘双富无论在哪个岗位上都践行着母亲的劝诫。

  “他骨子里有一种绝对的忠诚,对母亲、对乡民、对这片土地。”莫爱华说,难得的是他将这份忠诚放在一种大的格局观里。

  有一次,一辆长途大货车路过村口时不慎轧死村民的一条家犬。村民声称是名贵犬种而当即要求对方赔偿2000元,懊恼的司机欲掏钱尽早了事时被刘双富看到了,刘双富当即制止了村民的无理要求,并狠狠批评了村民,“几百元的家犬当名贵犬,这不是讹人么?”这让村民一时费解。刘双富认为,规矩不是用来自我保护的,也要用来保护他人,凡事只有讲规矩,才能获得真正的安全感和尊严。就是这种大局观,17年来,刘双富直接处理的矛盾纠纷达200余起,没有一件因调解不当使矛盾激化。

  刘双富的家离司法所有六七里路。十余年来,无论刮风下雨他几乎都步行上下班。问及原因,刘双富说:“走走路挺好,既锻炼身体,也时不时可以和大家聊聊天,这样我和乡亲们每天天见见面,让他们觉得我时刻在身边,我也感觉到一刻也没离开这片土地,这样彼此心里都踏实。”

(来源:红网)